工程建筑

兰德公司详解中国未来能源格局

作者: admin 2012-12-25 22:47 来源: 中国水利水电工程网 评论(0) 浏览(267)

近日,加拿大政府批准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151亿美元并购加拿大油砂运营商尼克森公司。交易完成后,这将成为中国企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外并购。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活动的行业分布来看,能源及矿产行业一直是中国企业海

近日,加拿大政府批准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151亿美元并购加拿大油砂运营商尼克森公司。交易完成后,这将成为中国企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外并购。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活动的行业分布来看,能源及矿产行业一直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主要领域。清科研究指出,2012年前11个月中国企业在能源及矿产行业共完成海外并购22起,涉及金额171.31亿美元(中海油并购尼克森未计入),创历史新高,所涉金额占海外并购总额达64.4%。 同时,页岩气的大规模商业化开发,新能源产业的突飞猛进,也对全球能源格局提出新的变量。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经济发展项目部主任克雷恩(Keith Crane)近日向记者详解了过去及未来能源的格局。

记者:你怎么看页岩气革命对全球格局的影响?

克雷恩: 页岩气方面主要是技术的突破。如果说有巨大的变化,在于增加了天然气的竞争力。同时,有这种地质特征的国家和地区就拥有了多一种的替代能源。从而会减缓气候变化的速度,让天然气更大程度地替代煤炭。

但与此同时滋生了新的问题。页岩气的开采会产生很大的噪音。所以在开采的区域需要居民的配合。在美国,人们拥有的土地权包括采矿权,因此,假设在自己家的后院开采,这些收入将归这些人所有。这一区域的人将因为开采页岩气而致富。页岩气往往集中在一个区域,但并不是这个区域的所有人都会受惠于此,也会因此造成很多生活上的不便。如何协调,是一个问题。而在大部分的欧洲国家,采矿权属于国有,所以他们在页岩气的开采上会比美国更有执行力。

记者:新能源方面,欧洲和美国一直也很支持新能源。你觉得从国家战略来说,欧洲和美国采用的策略是否会有不同?
克雷恩:我觉得发展新能源并不是说不重视传统能源的作用,而是希望能源能够更加多元化。例如日本,在没有出现福岛事故的时候,通过使用核电来发展经济,这是我们非常乐意看到的。因此在美国不管哪个阵营,都会讨论到气候变化,希望使用更多的新能源,可能未来会在天然气和风能方面增加投资,核能方面同样也是,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传统能源。
在新能源方面,对于欧洲来说风能比太阳能更重要。因为欧洲的日照时间并不是这么长,但风能的投入可能会更大。欧洲和美洲确实有很大的不同。欧洲目前来说对新能源采取了更为激进的方式,过去十年,德国减少了煤炭的使用,而更多使用更加昂贵的天然气,推进使用新能源的过程是非常艰难的。
在中国,尽管同样意识到有气候变化的问题,但在能源的使用上并没有制定连贯的政策。尽管中国过往经济迅速增长,但并不可持续,特别是在一些主要和关键的行业。
记者:事实上新能源,特别是光伏能源在全球都面临着产能问题,主要原因是什么?如何解决这种现状?
克雷恩:我认为是各国的政府太急于要把这个行业推到一定的高度,导致投资的过度集中,欧洲和美国都一样。但它们还不能作为主要的能源,虽然人们一直有这样的期望。而实际上风能比太阳能要重要得多,但它的发展比太阳能要慢得多。
我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过剩的产能破产,因为实际上太阳能只是其中一种能源,不需要这么大的产能。
记者:能详述一下未来欧洲、美国和中国的能源结构么?以及能源所带来的对国家的战略影响?
克雷恩:美国能源结构的变化应该不大,可能会提高天然气的使用比例,减少石油的消费。欧洲会比较复杂,德国可能会使用更多的清洁能源,例如天然气,在传统能源上会提高使用能效,可能核能还会继续非常重要,占比依然比较大,至少未来的10年和过去10年之间的差距不会太大。页岩气会放到讨论日程里。所以,当这些国家找到补偿的方式,就会有更多的页岩气生产出现。乌克兰和俄罗斯有页岩气,那么随着页岩气的供应量的增加,天然气的价格应该会下降。

中国,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因此假设国家想发展这个能源,他们会与当地协商,成为当地政府的部分财政收入。但这里涉及到与居民协商补偿的问题。因为开采的收入与当地居民无关,但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所以,我认为页岩气在中国的发展速度会比欧洲要慢很多。

记者:美国将会把页岩气占天然气的能源产量的比重提到50%,是否实现? 是否会削弱传统能源当中的石油的依赖程度?

克雷恩:在未来15年到20年,是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还不行。石油还是非常非常的重要。特别是当人们习惯了通过石油作为主要的能源,虽然在汽车上会用混合动力,会加入一部分的天然气作为燃料,但短期内天然气还不能像石油一样普及。这种能源还是非常昂贵,使用效率相对于石油也非常低。所以,在美国目前天然气只能作为煤炭的替代物,石油在发电汽车以及化工方面还是有很大的作用。

俄罗斯在欧洲有很大的话语权,和欧洲的关系会越来越密切,欧洲和中国对于俄罗斯的贸易来说非常重要,所以俄罗斯和欧洲的关系可能会逐渐放松一些限制。因此未来十年,俄罗斯将会逐渐回归欧洲。尽管和中国的交流也非常密切,但俄罗斯关注欧洲非常明显,因此会减少因能源而产生的问题。

这会使欧洲调整对待伊拉克和利比亚的态度,这两个国家也显示出了与以往不同的态度,例如伊拉克表现得更为开放,而利比亚政府也显示得更为理性,那么接下来很可能出现这些地区对欧洲能源出口的增加。

至于中国,我希望未来十年,能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汽车的消费将逐渐扩大,使其增大汽车和石油的进口量。但我觉得他们可以使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可能越来越重要。煤炭很可能仍然为主,但我想可能会减少。

解决中国能源使用问题的最有效手段恰恰是使用市场手段,用价格来调节。目前石油价格已经非常高,我认为就应该用价格来调节需求,石油价格到一定程度后,自然消费者就会去考虑,我是否需要去使用其他能源来取代,例如更多使用天然气。而假设没有需求来支撑,石油的价格自然就会下降。

记者:中国的发展带来对能源的巨大需求。但中国在关键性领域例如能源和铁矿石的价格上并没有太多的话语权,如何看待?

克雷恩:中国目前能源的产能来看,确实和美国还有很大的差距。但中国有煤炭。对于中国来说,更为关键的是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铜等要素资源的进口国,你有市场的议价能力,这种需求在增加,这本质上是一个经济问题。中国这种急速扩张的需求,过往资源价格一直上升,随着去年7月以来,中国经济放缓,全球资源价格下降,包括铁矿石、铜价都在跌。这也部分反映出,当中国经济加速、潜在需求增加时,产生了新的供应量通过新矿开采出来。但也因此压低了价格。

这个不是由既定的游戏规则决定的,而是由市场决定的。有人想买,有人能卖,然后他们按照一个价格成交。的确大宗商品交易使得一些东西的价格变得非常昂贵,但假设这些东西的价格高至会使买家投入生产后没有利润,这个需求又会减少,于是这一原料的价格又会回落。

记者点评:市场,市场。在克雷恩看来,市场是世界能源格局的最终决定之手。无论是传统能源的优化使用,还是新能源的运用前景,都离不开市场机制的作用。而中国未来的能源格局,最终也是市场决定的结果。

评论 (0)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