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印度在雅鲁藏布江建水电站试图遏制中国项目

10月23日报道印媒称,2009年夏初,中国启动有争议的雅鲁藏布江(印度称布拉马普特拉河)藏木水电站的建设工程。中国刚好用了6年时间设法在西藏自治区的雅鲁藏布江拐弯处筑起一道重力坝,就在雅鲁藏布江经由阿鲁纳恰尔邦(即我藏南地区--本网注)进入印度前。

《印度快报》网站10月21日报道称,差不多在中国启动这项工程的同一时间,印度开始阿鲁纳恰尔邦14项水电合同的授予程序。阿鲁纳恰尔邦大部分处于布拉马普特拉河下游,对印度来说,中国藏木水电站工程的意义远远超出它是布拉马普特拉河上的第一座大坝。印度时间紧迫,因为印度必须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下游建立一个水力发电项目来确立自己的“下游权利”,从而建立有力的讨价还价地位来遏制中国在河流上游修建水力发电项目。按照优先占用原则,江河水的第一使用者具有优先权。目前,中国拥有优先权,而印度在阿鲁纳恰尔邦的14个水电工程全都停滞不前,尚没有一个项目开工,且13个项目因缺少环保许可而受阻。唯一没有了环保障碍的项目又因缺乏资金受阻。

报道称,雅鲁藏布江在西藏境内流经1625公里,然后进入阿鲁纳恰尔邦,称作桑朗河。再往下,桑琅河与丹巴曲和洛希特河汇合,称作布拉马普特拉河。中国的筑坝行动——是径流式藏木水电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包括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上游修建一座510兆瓦的水电站——其实不是秘密。虽然中国官方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否认知晓有关该项目的任何信息,但在2010年4月,时任中国外长杨洁篪正式透露,中国其实正在雅鲁藏布江上修建藏木大坝,但他保证说,这座大坝是个“小工程”,“不会对雅鲁藏布江进入印度东北部的下游造成任何影响”。

报道称,这一保证或许不牢靠,但印度政府的回应,即加快阿鲁纳恰尔邦水电项目要缓慢得多。例如,在2008年至2010年期间,印度对25个项目进行招标,然后把项目授予多家私人公司。在呈交国家电力管理局(CEA)审批时,这个电力部的最高规划机构批准了其中的14个项目。随后,国家水利委员会批准了大部分项目的大坝工程和地震防洪安全性,同时印度地质勘探局通过了地形安全性和建模研究。但尽管从印度的角度看这些项目具有战略色彩,但所有这些许可还不够。环保许可耽搁了几乎所有这些项目,只有一个项目达到财务收尾,却没钱了。

报道称, 实际上,早在这些项目被搁置前,印度两个国家级项目——印度国家水电公司(NHPC)的下苏班西里河项目和印度东北电力公司(NEEPCO)的卡门河项目——在十一五计划期间的2004-05年启动,将于十二五计划的初年完成。耗资1200亿卢比(约116.88亿人民币)、由印度国家电网公司为这两个项目修建的一条800千伏、6000兆瓦、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基本建成,但从阿鲁纳恰尔邦却得不到电。地方骚动破坏了这些项目,造成这两个项目也耽搁了。CEA官员说,卡门河项目长期管理不善和存在合同纠纷,而下苏班西里河项目因阿萨姆邦抗议而受阻。

例如,在今年3月,在等待丹巴曲盆地环境影响评估研究完成时,环境和森林部林业专家委员会搁置了3097兆瓦的阿鲁纳恰尔邦埃达林河水电项目。耗资2500亿卢比(约243.5亿人民币)的埃达林河项目将是一个径流式项目,几乎不需要蓄水。

报道称,阿鲁纳恰尔邦水力发电项目令人遗憾的进展状况迫使该邦首席部长纳巴姆·图基在2013年9月的一次水电工作小组会议上怒火爆发。他强调了对3000兆瓦的丹巴曲水电项目的失望。早在2008年2月,时任总理辛格就为这个号称全国第一大水电项目奠基,但由于环境部亮起红灯,该项目寸步难行。

报道称,从政策角度看,中央政府一直在推动阿鲁纳恰尔邦政府加快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上发展水库调节式水电项目。政府在努力让该邦为桑琅河、洛希特河和苏班西里河的每个子流域至少配置一个水库调解式水电项目。但即使获得了所有许可,鉴于该邦极度缺乏公路和铁路这一向工程现场运送设备的前提条件,该邦是否有能力快速执行这些项目也受到质疑。

评论 (0)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